恩秀一直躲在水缸中,不敢出来。

    盖天云一眼便看到了桌子上的木钗,他十分激动,一把将木钗握在手里,却又连忙松开,生怕折断损坏它。

        这木钗上精致的祥云图案,刻在他心上,他不会认错,他轻轻抚摸,泪水就要溢出眼眶。

        吴映瑶看到他如此激动的捧着木钗,有些疑惑,“盖大哥,怎么了?你认得这支木钗?”

        小妮此时开口,“这是姐姐的。”

        小妮母亲连忙拉过小妮,冲着盖天云说道,“这是一位姑娘留下的,她已经走了。”

        她不知道眼前的男人跟恩秀是什么关系,怕说多了,给恩秀惹麻烦。

        盖天云收回情绪,他为了她害死自己那么多兄弟,即使找到她,两人也无法回到从前了,更可况,他已经知道,恩秀真正爱的人是赵熙。

        吴映瑶叹了一口气,低声问道,“是韩秀秀的,是吗?”

        她说出这句话时,带着对恩秀深深的妒意,只不过,仿佛不是因为赵熙。

        院子里,金无泪等的有些不耐烦了,她刚要进去喊他们出来,只见两个同样白纱蒙面的女子出现。

        她们两个跪拜在金无泪面前,“少城主。”

        “怎么样了?”金无泪冷声道。

        她们压低了声音,“一切安排妥当,只要雍郡王前来,定让他有去无回。”

        水缸里,恩秀隐约的听到,她的心纠作一团,她虽然恨赵熙,但是她不能让他死。

        盖天云扶着吴映瑶走了出来,“走吧,无泪。”

        金无泪嗯了一声,她随手丢了一锭金子给小妮母亲。

        小妮母亲哪里见过这么重的金子,但是朴实的她连忙拒绝,“使不得,不过是几个干粮,两碗水,不值钱的,姑娘收回去吧。”

        金无泪笑了笑,“本姑娘送出去的东西,不会收回的。”

        她冷冷的瞥了一眼吴映瑶,“快走,别耍花招,否则吃苦头的只能是你。”

        吴映瑶哼了一声,转头冲着小妮和她娘笑了笑,“她给你们的金子,你们尽管收着。你们不收,她反而要为难你们。”

        就在他们要转身离去的时候,金无泪冲着自己两个手下使了一个眼色,她们眼神一冷,微微点了点头。

        过了一会儿,恩秀见没有动静,以为安全了,就在她要起身从水缸里出来的时候,突然听到小妮和她母亲的惨叫。

        恩秀吓的身体一抖,紧紧捂住自己的嘴。

 

        已经走出去的吴映瑶突然说道,“盖大哥,我要回去一趟,我的绢帕忘在那里了。”

        金无泪脸色一变,“别多事,快走。”

        “那是我的好姐妹亲自绣给我的,我一定要取回。”吴映瑶嘟嘴。

        盖天云看了看金无泪,突然神色一沉,连忙往回走,吴映瑶跛着脚跟在后面。

        当他们走回去看到眼前的情景时,吴映瑶吓得连忙捂住眼睛。

        两个蒙面女子一怔,她们没想到盖天云会回来。

        金无泪走了过来,“她们俩是按照我的吩咐。”

        盖天云大怒,“她们有什么错,你居然狠毒到连个孩子都不放过。”

        金无泪哈哈大笑,“盖天云,我们不能暴露行踪,这种灭口的事,瑶山做过多少,怎么你现在跟我说狠毒。”

    盖天云轻呼一口气,缓缓垂下眼眸,“也许她说的是对的,我们不过是一群自封为绿林,打着义薄云天的旗号,实则脱离不了凶残的本性,自欺欺人的匪寇而已。”

        金无泪怒道,“她?那个妖妇,那个陷你于不义,让你万劫不复的韩秀秀。”

        盖天云的手握的咯咯作响,“金无泪,我们还是各走各路吧,就当是我盖天云对不起你。”

        说完,他拉着吴映瑶就要走。

        金无泪哪里肯罢休,她突然出手,跟盖天云打了起来。

        “少盟主,少城主,你们别这样。”

        那两个蒙面女子有些为难,却不敢出手阻拦。

        论功力,盖天云更盛一筹,只是金无泪的武功路数轻快,变幻莫测。但是她有心拖住盖天云,并不想伤害他。

        此时,吴映瑶竟然十分担心盖天云,就在金无泪快速闪身一掌扫过的时候,吴映瑶突然冲了过去,“盖大哥小心。”

        只见盖天云突然护住吴映瑶收招而退,但是她还是受伤了。

        盖天云凝眉望着金无泪,沉声道,“我从未爱过你,当初答应娶你是为了报义父的救命之恩。无泪,忘了我吧。”

        金无泪的身体微微颤抖,眼泪簌簌流下,沾湿了白色面纱。

        盖天云抱起受伤的吴映瑶,急步离去。

        金无泪突然狂怒,大声哭喊,“为什么?盖天云,你为什么不爱我,你为什么爱那个妖妇。我要杀了她,我要在你面前杀了她。”

        “少城主。”两个蒙面女子跪在她面前,不敢抬头。

        等她们离去,恩秀从水缸里爬了出来,她浑身发抖,泪流满面,却哭不出任何声音。她跌跌撞撞的走了过去,抱起地上的小妮,她仍然能感受到小妮身体的余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