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已经做出承诺了,只要这件事儿能够办成,他就去为伊万诺夫请功。

        这不是一件小事儿,至少,能让伊万诺夫肩膀上多一颗豆豆。

        伊万诺夫表面上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,其实已经很心动了。

        上校升大校。这可是他的梦想啊。

        自己这个年纪的上校,一抓一大把,但是大校就比较少了。这官场就这样,一步领先,你就步步领先了。反之,一步落后,你便步步落后。

        哪怕再怎么看李墨白不顺眼,这个时候,伊万诺夫都得挤出一丝笑意了。

        虽然说,很变扭,很让他不爽。但是没办法啊。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。

        “飞机的质量是很棒的。除了这里,你买不到更合适的了!”伊万诺夫用命令的口吻对李墨白道。

        我可去你大爷的吧。李墨白面无表情,但是心里已经在骂街了。

        怎么这俄国大汉都这么一副嘴脸加狗脾气啊。

        明明是你们有求于我,为什么还能这么振振有词呢?要不是顾忌到这伊万诺夫的身份的话,李墨白真得拂袖而去了。

        谁让这家伙生了个有用的闺女呢?也罢。哥再忍你一忍!

        安德鲁急的在下面踢伊万诺夫。你真的是,怎么能这幅口气呢?我怀疑你不是想帮我,是害我啊。

        娜塔莎看看自己的老爹,再看看李墨白,头疼的挠挠头。

        这都是哪跟哪啊?

        意识到自己说话的语气不太对,伊万诺夫尴尬的换了个坐姿,然后将果盘往李墨白身边送了送,这多少有点服软的意思了。

        “咳咳,我的意思是,为了我们之间的友谊,希望你能买下他们的飞机!”伊万诺夫语气平缓了很多,姿态也放低了一些。

        对他来说,这属实是不容易的了。

        哎,这才对,这多多少少,才有点求人办事的意思。但是吧,李墨白这心里还是不满意。

        这么轻松就松口了,哪有那么简单的事儿啊。我又不是属金鱼的,只有七秒钟的记忆。

        娜塔莎顺势挽住了李墨白的胳膊,向他撒娇。

        伊万诺夫看到这场面,有点急眼了。这,这是我的宝贝女儿啊……!

    为了让李墨白买飞机,娜塔莎都使用上美人计了。

        伊万诺夫肯定是不乐意的啊。

        放肆,那是我的宝贝千金!

        但是没用,娜塔莎为了祖国豁出去了。

        安德鲁那小眼神,真的是一脸渴望的盯着李墨白啊,希望李墨白能大发慈悲,张开金口,收下飞机。

 

        虽然李墨白确实需要这批飞机。但是,咱演戏得要全套啊!

        面对娜塔莎的美人计。李墨白依然是大义凌然,不为所动!

        哎。咱就是这么的有原则。就是这么的正直。

        “娜塔莎,你像什么样子?”伊万诺夫对女儿批评道。

        “父亲,他是我男朋友,我对自己男朋友撒娇怎么了?再者说了,如果这笔交易不能达成的话,您知道,会有多少飞机厂的员工流落街头吗?”娜塔莎毫不客气的还击道。

        伊万诺夫被怼的无言以对!

        “我不同意你们之间的事儿,你,你坐我这边来!”伊万诺夫强势道。

        他也不打算讲理了。想利用父亲的权威硬来。

        不过很显然啊,娜塔莎不是那种会屈服权威的性格啊。

        老娘天不怕,地不怕,你是我爹又怎样?就是这么的任性。

        李墨白眼瞅这父女俩要掐起来了,急忙按下情绪激动的娜塔莎。

        淡定!淡定,咱们不是说好了演戏吗?这怎么还入戏了呢?我们得按照事先商量好的剧本来啊。

        安抚好这父女俩,李墨白开始在心中琢磨,自己要怎么把这出戏唱下去。

        伊万诺夫瞪大眼盯着李墨白看,看的李墨白毛骨悚然,这眼神,看太锐利了啊。

        “晚饭桌子上,你口口声声说,为俩国坚如磐石的友谊干杯,你就是这么干杯的?”伊万诺夫竟然用上道德绑架这招了。

        李墨白表示自己有点措手不及,有点猝不及防。

        您一个克格勃,玩这招,属实是有点让我意外。

        但是李墨白感觉这火候也差不多了。不要再拱火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