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哦?是吗?呵呵,我可听说,你们要求很高的。要是不满意的话,可还要冻结我们在俄国的资产啊?”李墨白嘲讽道。

        “谁说的?这绝对是误会,谣言!”安德鲁一键三连的否认道。

        李墨白冷笑。随后又道:“如果不是看在伊万诺夫先生,还有娜塔莎姑娘的面子上,我都不想坐在这里跟你废话。”

        听到这话,伊万诺夫脸色稍微好看了一点,显然,这话受用。

        “是!是,这样,在原来我们商量好的价格上,再打九五折?如何!”安德鲁主动让步道。

        九五折,看上去是几乎没什么让步,但是要知道,这是价值上千万的飞机啊。这一个九五折,就是上百万的让步了。

        李墨白想想都觉得可笑,你说说,你们不作死多好。我肯定就捏着鼻子认了。价格不是随便你们出?

        但是你们非要浪。这下好了吧。直接让我推到水晶了。

        现如今,咱们谈的是城下之盟。条件是我来开的。你们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本了。这个现实还没认清吗?

        李墨白摇摇头,显然是对这个让步不满意的。

        “九三折可以吗?这是,非常有诚意的了!”安德鲁心情忐忑道。

        本来,这俄制的飞机就卖不上钱。利润当然是有的,但是跟波音,空客啥的没法比。这么打折下去的话,这损失只会更大啊。

        李墨白:“伊万诺夫先生的面子就这么不值钱吗?我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才愿意再跟你们进行合作的。如果你这么抠抠搜搜的话,我只能认为,你是看不起他?那还是不用往下谈的好,这是对伊万诺夫先生的羞辱!”

        一旁打酱油的伊万诺夫:“……!”

        先是被安德鲁给拉出来当说客,现在又被李墨白拉出来鞭尸的伊万诺夫表示很郁闷。

        你们俩个什么情况啊?有没有搞错!

        你们怎么折腾是你们的事儿,能不能让我歇会儿啊?

        尤其是你李墨白,你丫的,明国人都像你这么狡猾的吗?什么叫对我的羞辱啊?你想大肆砍价就直说呗。提我干啥啊?我怕招谁惹谁了?

        “那您说多少?您能要二十架飞机吗?”安德鲁低声下气道。

        估摸着,他心里肯定后悔死了,自己当初为什么要在大客户面前耍威风,但凡当初脑子灵活一点,低调一点,不至于有今天这档子的事儿。

        “不好说,得看你们的诚意了。我这是冒着得罪波音公司的风险在跟你做生意啊。安德鲁厂长,这点我希望你搞清楚!”李墨白冷漠的提醒道。

  伊万诺夫看着李墨白跟安德鲁斗法,时不时被点拨的他有点不大爽快。

 

        你们俩个牛鬼蛇神打架,能不能别牵扯我啊?

        我招谁惹谁了?

        安德鲁厂长:“……!”

        “这样吧,八八折,二十架全新的飞机,全部给你!”安德鲁厂长大吐血道。

        这个价格,让李墨白可以说节省了将近一亿元的采购费用。

        安德鲁是自己作死。一个亿就这么被他糟蹋没了,而且,还得低声下气的求李墨白。

        这个条件李墨白非常的心动。但是,这还不是极限。

        虽然能让安德鲁肉痛,可是还不足以惩戒他。

        李墨白心里已经有了一个购买方案了。

        他不光要飞机,还要相关的技术人员,以及全套的图纸,技术,乃至于发动机之类的。

        我全部都要,反正你们留着也没啥用了。

        我花钱,你们拿钱,大家各取所得,俩全其美,多好啊。

        “这个价格非常有诚意了!”伊万诺夫看李墨白还不点头,有点着急道。

        李墨白:“您都发话了,那我不能不听。这样吧。八六折,我要十架,首付七成,剩下的三成,一年内付清!”

        八八折已经是挥泪大甩卖了。李墨白这,直接把安德鲁给干骨折了!

        “这,这,太夸张了吧。我们太亏了!”安德鲁肉痛道。

        “我这可是看在伊万诺夫先生的面子上,如果觉得不合适的话,那就算了吧。慢走,不送!”李墨白态度冷漠道。

        本来向着安德鲁的伊万诺夫这会儿也有点小尴尬!

        人家打出的旗号是看在自己面子上,这时候,他再帮着安德鲁说话,显得太不地道了。但是吧,让他帮着李墨白讲话,也跟杀了他没俩样了。

        娜塔莎眼瞅着李墨白报价了,当即道:“安德鲁厂长,我建议你把握机会,他们明国有句老话,过了这个村,可就没有这个店了!”

        安德鲁抓耳挠腮,百爪挠心。

        苍天啊,这叫什么事儿啊。这是要把我给榨干啊。

        “好吧!就按照你的要求来!”安德鲁颇为肉痛的妥协道。

        李墨白面无表情的点点头,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。

        事情谈成了,这气氛顿时和谐了不少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