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且,不光是他,包括喀秋莎,也是这么吃的。

        “生猛。太生猛了!”李墨白皱着眉头,心服口服道。

        “这都不算啥。我跟你说啊,这里的女人,生理期,都这么干的啊。喀秋莎还算好的,还有直接加冰块,喝伏特加的呢!”胡兵眉飞色舞,手舞足蹈道。

        因为在俄国待的时间较长的缘故,现在,胡兵说伏特加都是福特嘎。带上俄国口硬了。

        李墨白嘴角微微抽搐,真的是。佩服,佩服!

        虽然说,这是人家养成的习惯。按照人家的生活习俗来说,这很正常。可李墨白还是有点难以接受。

        这玩意儿,人的身体,就好比是一台机器。

        你机器,就得平时多加维护和保养!是很有必要的。

        一台机器,不好好维护,怎么可能运行持久呢?这方面,明国人做的就比较好。

        “你悠着点。咱这身体跟老外的不一样,人家是从小浪到大的,已经习惯了。你行吗?你是喝热水长大的。知道不?”李墨白友情提示道。

        胡兵:“行。我知道。这就叫,文明其精神,野蛮其体魄!”

        “卧槽。你这小词整的真可以啊。一套接一套的?”李墨白满意的点头道。

        “我打算找个酒店住下了。方便!”李墨白跟胡兵交流道!

        胡兵:“住酒店?也行把。方便你跟娜塔莎双宿双··飞的。但是,要我说,干脆买个房子吧。我现在这个地方,条件一般。喀秋莎跟着我要太亏待人家了!”

        李墨白听到这话,对这货不禁高看了一眼,好家伙,你还挺有良心的啊?看来以前是我小瞧你了啊。

        “那这样吧,反正你也是要常驻这边的,租房花钱,不如买房呢,你看看吧,有合适的房源,咱们就买一个,这样我过来也方便!”李墨白点头道。

        一看老板批示了,胡兵美的不行。当即要去跟喀秋莎说这个好消息。

        李墨白看着他美滋滋的背影,也是不禁在嘴角露出微笑。

        兄弟一场,这玩意儿,不叫事儿。

 

        中午,四个人在一家高档餐厅吃饭。看到了好几个明国面孔的商人。

        胡兵现在混成地头蛇了,他跟李墨白介绍,如今在俄国的明国商人可是不在少数的。这地方,快成冒险家的乐园了!

        百分之七八十的,都是倒爷。想来这里赚钱的。

        听到这话,李墨白还挺诧异的。都说明国人乡土情节很重。事实证明,在金钱面前,啥也不是啊。

        我们这个民族,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吃苦耐劳的民族了。只要能赚钱,就没什么能挡住我们前进的脚步。

        十多年后,全球各地都有明国人开的超市跟饭馆!

        “大部分应该,都是黑户吧。像我们这样有合法执照的,极少数吧!”李墨白向胡兵打听道。

        胡兵点点头,然后颇为自豪道:“据我所知,像我们这种,官方背书的,只有咱们一家的。其他的,其实都是在灰色地带游走的。当然了,我们这个其实也挺尴尬的。因为娜塔莎和喀秋莎,所以呢,我们可以跟官方说上话。但是吧,咱们法理上来说,跟他们没区别。只不过我们的生意做的足够大了,已经有不少当地的上流跟咱们合作了。这些人不行!”

        李墨白心领神会的点点头,自己干的是买卖飞机的大活儿啊。这些人,小打小闹的。顶多也就是十几个火车皮的交易量。确实跟他们九州商贸没法比!

        咱们每天都是大量火车皮的货往这边输送!

        “飞机我已经谈好了。二十架飞机估计是有的。谈的条件也是非常有利的。这次得感谢俄国人。要不是他们作的话,我估计还找不到这条财路呢。这么一折腾下来,上亿的钱省下来啦。我其实还是太心慈手软了。没有把事情做绝,我要是狠心一点的话,还能再砍价!”李墨白一边吃着鹅肝,一边惋惜道。

        “靠。你是真的狠啊。话说,什么时候,我才能坐上咱们自己的飞机啊。你把这么多飞机倒腾回去了。九州航空不得原地起飞啊?”胡兵敬佩道。

        李墨白:“快了。快了。我的目标是,至少亚洲范围内,我们要干到行业第一!来,先干一杯!”

        “干杯!”四个人同时举杯。

        美酒下肚,李墨白整个人那叫一个舒爽啊。

        欣赏着漫天飞舞的大学,喝着美酒吃着饭,人生一大快事儿。

        “那未来可期啊。以后我回国岂不是很方便?”胡兵砸吧嘴道。

  李墨白的九州航空,承载太多希望了。

        无数双眼睛盯着呢,必须要干出成绩来,不然的话,有何脸面去见江东父老啊?

        李墨白压力挺大。

        不过,有了这批俄制飞机之后,九州航空就有了在国内数一数二的机群规模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