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来想法是,把这些物资出手,然后换算成卢布,去买飞机。

        但是安德鲁不要,他宁可要货!

        卢布虽然说是法定货币,但是现在没信誉度啊。跟纸差不多。购买力不行。美元,黄金,甚至于英镑,欧元之类的,都可以,唯独不要卢布。

        李墨白听到这话,无奈的耸耸肩,这事儿闹的。哎。

        这卢布想要再塑信用的话,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!

        等到石油价格飙升的时候,就是普大帝再塑雄风之时。

        伊万诺夫一上班,就被上级领导喊去谈话了。

        这安德鲁做事儿还是非常靠谱的。当然了,也有可能是想讨好伊万诺夫,稳定这飞机交易的事儿。一大早就打电话给克格勃,替伊万诺夫请功了。

        对于一个风雨飘摇中的国家来说,稳定的贸易至关重要。

        这些飞机要是放在仓库里变成一堆废铜烂铁的话,那损失可就太大了。

        这次成功出手。无疑是最好的结局啊。

        伊万诺夫的业务能力得到了领导的高度认可。并且表示,记大功一次。日后有提拔名额的话,优先考虑你。

        “都是我应该做的!”伊万诺夫心里热乎乎的。但是这表面上还得装出一副公忠体国的样子来。

        领导对伊万诺夫很满意。在这个混乱时期,人心涣散的。很多人其实都已经丧失信仰了。

        曾经为之奋斗的红色帝国轰然解体。民不聊生之下,钱才是最重要的。有钱才能体面的活着。

        伊万诺夫离开领导办公室的时候,发现自己的办公室换了。

        这分管后勤的一名官员笑眯眯的表示,上面发话了,你换到更大的办公室办公。这是预备提拔的表现。

        伊万诺夫面无表情的接受着同事们的祝贺。但是这心里却是乐开了花。

        他是个事业心极重的人。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当上将军,现在看来,只要自己成功提拔为大校,距离成为将军只有一步之遥了。

        这让他对李墨白的印象不得不改观。

        正在吃肉喝酒的李墨白还不知道自己无形中帮了伊万诺夫一把。他跟胡兵在聊如何从辽阔的俄国市场获取更多的利益。

        胡兵的看法是,俄国的轻工业不行。生产出来的东西,傻大黑粗的。虽然皮实。但是性价不不行啊。

        而且现在被休克疗法搞的经济奔溃。我们虽然眼下能赚钱。但是这毕竟是个曾经辉煌过的大国啊。

        这要是等他们喘过气来的话,那恢复经济和生产来,还有我们的事儿吗?

        我们往后,还能再这么轻松的赚钱吗?

        不得不说啊,这胡兵真的是有长进了,这头脑,属实是叫李墨白欣慰啊。能够想到这一点,就很了不起。

        看来在俄国这段时间,属实是学到了不少东西的。

        这个担心不无道理。但是作为重生者的李墨白知道,我们会成为全球工厂,而俄国会成为一个资源出口型的国家。

        在经济上,我们俩国是互补的,背靠背的关系,不用担心!

        对李墨白来说,他知道,俄国人穷。好在这批飞机是极有价值的。

        但是,等到这笔交易结束之后,那接下来俄国人拿什么来交换呢?这是个问题。

        得是能盈利的东西啊。

        李墨白很想买俄国人先进的军事装备。但是吧,这方面迟迟没有进展,着急啊。

        胡兵倒是表示,可以考虑用油轮去做石油贸易。

        这俄国人是产石油的啊。我们国家,现在对石油的需求是与日俱增的。这个生意能做。

        一艘大型油轮,就是一艘大型印钞机了。

        “嗯,想法是很美好的。但是吧,这个生意怎么做呢?关系都打点好了吗?还有,这油轮是买呢,还是租赁呢?这些都是问题哦。你们有准备吗?”李墨白毕竟是统筹全局的统帅啊。他现在考虑问题,是站在更高的维度的。

        “这个,娜塔莎出面?应该问题不大吧。石油不是军火,卖谁不是卖啊?以前俄国给自家小弟卖石油的时候,那都是白菜价,石油当水卖的!”胡兵嘀咕道。

        李墨白当然知道这事儿了。这经互会嘛。顾名思义,经济合作互助协会。各个国家专心某一项业务!

        你们国家擅长农业,那就别发展工业了,全国种地去。安心的搞农业。

        你们国家能源丰富,那就啥都别管了,安心发展采矿业。没吃的?没关系,我这边统筹调度,低价给你们出售粮食!

        你们能造机床?那行。其他什么都不用管,我给你足够的原材料,你就安心搞生产就行了。

        这种经济方式,有利有弊。但是非常僵化,最后导致的结果是啥,可想而知,现在各国的遭遇,就足以说明问题了。

        买卖石油,最重要的环节其实是运输!这点,李墨白还是了解的。

        好像最简单,成本最低的方式,就是铺设石油管道。十多年后,俩国之间的石油贸易就是这样进行的。

        非常方便,跟自来水一个原理,只要接收方这边打开龙头就可以了。石油哗哗哗的流淌进来,高效快捷!

        什么几十万吨的油轮,跟输油管道相比,都是弟弟。

        但是,这方式好是好,有个问题就是前期的铺设成本,建设成本实在太高了。而且纵使是我大明是基建狂魔,要想修建一条跨国的输油管道,也不是一件简单事儿!需要很长时间。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才行。

  李墨白想着,石油生意可以做。但是吧,除了用大型油轮运输之外,没有其他办法了。

        输油管道,虽然很棒,但是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实现的。

        这需要国家财政的投入,需要花很多钱才能搞定。不是私人能够涉足的。李墨白虽然有野心,但是也不觉得自己已经到了富可敌国的地步。那是作死!

        经过一番认真严肃的探讨之后,达成了一个暂定目标。娜塔莎出面去谈。看看能不能租赁油轮。然后购买石油运送到国内市场去出售。

        娜塔莎认为,应该问题不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