娜塔莎也觉得李墨白可以考虑在俄国买房子,方便。

        自己那老爹,属实是脾气不好。李墨白这性格,这俩个人要是真撕吧起来的话,娜塔莎也挺为难的。

        虽然说,李墨白是占理的。但是,那不管怎么说,是自己老爹啊。

        胡兵已经看中了几套房子了。想让李墨白过去掌掌眼。

        这房主呢,本来都是些俄国的精英阶层,要么是高知分子,要么就是权贵。但是呢,他们现在都要移居海外了。或者干脆移民欧美。因此呢,这些国内的资产都要打包出售!

        房子都不错,价格呢,也很实惠,毕竟记者急着跑路呢。但是只要现款。而且是美元!

        李墨白倒也大度,没问题,买!美元嘛,自己在杳江的账户里有,直接付就是了。

        这些精英,跟明国的那些牧羊犬们其实有异曲同工之妙的。

        当然了,首先要重申立场。去哪里生活,是每个人的权利。你能移民出去,也算是你的本事。

        走了就走了,不过有些人吧,出国之后,对老外跪舔,转过身来呢,对着自己国内的同胞,冷嘲热讽的。觉得你们是井底之蛙。这就很讨人厌了。

        李墨白曾经在网上看到过一个帖子,就是说,那些人,是最恨明国发展起来的。在外网上骂的最凶的?

        这最高赞的回答就是,那些九十年代,卖了家里的四合院,移民欧美刷盘子的人。

        他们放弃了国内体面的生活,甚至放弃了自己本来光鲜亮丽的工作,跑去欧美做那些低端工作,自认为呼吸上了新鲜空气,甚至还有住在地下室的……!

        嗯。可以想象,当他们苦哈哈了几十年,回头一看,当初自己几万块卖掉的房子价值几千万了。

        那些被自己视为土包子的同胞现在也是能随便出国玩的了。

        那些本来自己看不上的同事啊,同学啊,还有朋友之类的,现在都混的很不错,都是各领域的中坚力量。房子,车子,票子都要了。

        比自己过的强多了。关键是,还不用当二等公民,好家伙,没被气出脑溢血的,就算是心理素质过硬的!

        你指望他们还能有什么好言好语吗?当然恶言相加了。

        “话说,你们有什么打算吗?今年,带喀秋莎回去见父母吗?”李墨白看着俩位实在是腻歪的碍眼。直接发问道。

        “额,这个,应该会吧。主要是,我们还没到年龄呢!”胡兵扭捏道。

        这话听着没什么毛病,但是李墨白敏锐的察觉到了哪里好像不对劲的样子。

        胡兵这眼神,这神态不对劲。

        大家都是男人,男人对男人自然是比较了解的。胡兵这货,在李墨白看来,有吃着碗里的,看着锅里的嫌疑。

        这小子,该不会是家里红旗不倒,外面彩旗飘飘吧。

        卧槽!要是这样的话,那我得给他敲警钟啊。

        喀秋莎性格大大咧咧的,战斗民族可能都这个性格吧。没发现到爱人哪里不对劲。

        “又没让你们现在就领证。先看看父母,心里有个准备嘛。你爸妈知道你跟喀秋莎的事儿吗?”李墨白询问道。

        胡兵:“知道。知道。我有跟他们说过这事儿!”

        “那不就得了。人家喀秋莎要身材有身材,要相貌有相貌,这么好的姑娘,打着灯笼都难找。你小子就知足把。”李墨白有心敲打道。

        胡兵尴尬的笑笑。扯开了这个话题。

        李墨白心里咯噔了一下。娜塔莎跟喀秋莎俩个人没察觉到异常,还在闲聊呢。

        “你跟我过来!我问你个事儿。”李墨白提溜着胡兵到角落里。然后瞪眼道:“你搞什么啊?我看你不对劲啊?老实交代,是不是除了喀秋莎,还跟其他妹子有勾搭?”

        “你,你怎么知道?不是,没有,绝无此事!”胡兵激动的解释道。

        很显然,对于李墨白这堪称狄仁杰一般的推理能力,胡兵表示猝手不及!太牛皮了吧!

        李墨白:“你还给我在这装?你疯了。才脱单几天啊?你就想当海王?”

        “海,海王是个啥?东海龙王?哪吒闹海那个?”胡兵一脸不解的求证道。

        “你别给我打岔,海王就是花心的意思。我告诉你啊,不许乱来。这是人家的地盘,你要在这里做生意,得多多依仗人家,你怎么还敢乱来啊?”李墨白对自己这个胆大妄为的发小急眼道。

        胡兵撇撇嘴,显然是觉得,这不是什么大事儿!

        李墨白那叫一个急啊。真的恨不得给他一个大耳刮子!什么玩意儿啊。刚想表扬你来着,就给我捅娄子。

        “我问你,喀秋莎对你不好吗?还是说,你不喜欢她?”李墨白追问道。

        “没有,她对我挺好的。是我第一个女人,我也喜欢她!”胡兵看着英姿飒爽的喀秋莎,心虚的低头道。

        “那你他娘的还在外面沾花惹草?你就是这么办事儿的?明国男人的脸让你丫丢尽了!”李墨白窝火道。

  李墨白这个人还是很讲原则的。对胡兵同志的花心行为表示强烈不满。

        你这玩意可太不地道了啊!

        对于花心的男人,李墨白表示,自己是严重缺乏好感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