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丫的要是敢在喀秋莎头上种绿草的话,我真的保不了你。

        胡兵在李墨白的追问下,扭扭捏捏的说出了事情的真相。好家伙,你真够可以的啊。

        感情这胡兵的小情人是个美少妇。

        胡兵看其可怜,然后呢,资助了她一些钱财。帮助她度过了难关,然后,就是老套的英雄救美的故事了。

        李墨白听着,感觉这好事儿怎么都让你碰上了啊。

        你这,算不算是乘人之危啊?

        “你不要胡说,不要辱人清白好不好!我就是给了她点钱,是她自己主动的。对天发誓,我没有强来!”胡兵激动道。

        咱可以花心!但是,咱的人品绝对不能受到质疑。

        听完了胡兵的详细介绍之后,李墨白放心的点点头!

        嗯,还好,还算是有良心,这事儿,不能全怪胡兵。毕竟这姑娘主动送上门来的。确实是很考验男人的心理防线的。

        李墨白再一联想到,自己身边的一堆莺莺燕燕的。瞬间也没了批判胡兵的心思了。

        “你给我赶紧麻利的断了,这带孩子的少妇你也敢招惹?我看你是活腻歪了。到时候,粘在身上,你甩都甩不掉!”李墨白教育道。

        “她不是那样的人,她都说了,不图我钱,就是喜欢我!”胡兵心虚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喀秋莎,然后跟李墨白解释道。

        “大哥,我怀疑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?不图你钱图什么?图你胖?图你不洗澡?”李墨白瞪眼道。

        胡兵急眼了。你怎么说话呢?

        “我告诉你,我跟以前不一样了,以前是一周洗一次,但是现在隔三差五的就洗澡。很讲究的。你别用老眼光看人好不好?”胡兵揪住李墨白的衣领急眼道。

        你这玩意儿,不爱干净是多少年前的事儿了。怎么现在还拿出来说呢?

        李墨白:“好。好。你干净。那你也不至于让人家美少妇主动倒贴啊。你要是没钱的话,人家还会这么温柔吗?听我的。乘着现在,尚未东窗事发。赶紧给我断了。哪怕给人家一笔钱。知道吗?咱们是要干大事儿的人。不要毁在男女之是儿上面!”

        听到老板兼兄弟的这番话,胡兵这心里很不是滋味儿。

        理智告诉他,李墨白说的是对的。但是,情感上,是真舍不得自己这个小情人啊。

        喀秋莎吧,是个好姑娘。但是跟成熟的女人相比,就少了那种,体贴,会疼人的感觉。

        胡兵有这方面的需要。可喀秋莎做不到!这就给了外面的女人可乘之机了。

        看着兄弟那纠结的样子。李墨白那叫一个气啊。成大事者,怎能流连温柔乡呢?

        “我告诉你,立刻断了联系,不然,别怪我不客气,到时候,我让人来俄国接替你。你别在这干了。别回头,喀秋莎把你整个半死,你父母那里,我没法交待!”李墨白极为严肃道。

        这不是开玩笑!

        看到李墨白玩真的。胡兵咬咬牙,表示自己会断干净的。

        李墨白拍拍他的肩膀。

        “喀秋莎闻起来,就说我们在聊让你讲卫生的事儿!”李墨白一句话结束了谈话。

        “卧槽。什么意思啊?怎么又让我来背黑锅啊?”胡兵不乐意了。

        “怎么?你还委屈了?难不成,想让自己的丑事儿被喀秋莎知道吗?你要是不怕暴露的话,那我就实话实说?”李墨白没好气道。

        胡兵无语凝噎!

        果不其然,李墨白回来的时候,娜塔莎立刻上前好奇的询问,你们俩个在那说什么呢?那么激动!

        “小声点,我让胡兵讲卫生,勤洗澡!”李墨白面不改色的扯谎道。

        “嗯?”战斗民族的辣妹有点疑惑不解。显然是不明白李墨白这话什么意思。

        李墨白:“胡兵以前不爱洗澡,特别懒。我看他现在跟喀秋莎都住一块儿了,所以询问一下,这些不讲卫生的臭毛病改了没有!叮嘱了俩句!”

        “哈哈哈。你可真是太操心了!”反应过来的娜塔莎眼泪差点没笑出来。

        太逗了吧!

        而喀秋莎也把胡兵拉出来询问,聊什么呢?俩个人搁那连说带比划的,你是不是有事儿瞒着我啊。

        胡兵哪里敢说实话啊。扭捏了一番,只好按照李墨白的说法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