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件事情必须要想办法搞定,绝不能够如此轻而易举的放过对方!”敖天详直接就命令护卫,将这人给搞定。

听到了这一番话以后,大家的脸上都带着纠结的神色,他们总觉得事情不太正常。

“不行啊,大少爷这件事情不能这么做!太子爷那边说了绝对不能够这么做,一定要留他们一条命,他好像留这群人,有什么大用!”

敖天详也没有想到居然会这样,他的脸上带着很是无奈的神色。

“那怎么办?怎么可以这样呢?”他可没忘记瑶池圣母把自己到底折腾得多惨,所以恨不得能够马上杀了瑶池圣母。

“我弟弟在什么地方?”敖天详非常着急,他要赶紧去找到自家的弟弟,一定要把这个女人杀了为止。

护卫立马就把位置给说了出来,他们的脸上带着有些慌乱的神色。

因为他们心中都很清楚,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可并没有这么好,甚至所有人都认为这件事情不会有那么的简单。

想要从敖天广的手里把人给叫出来,那他根本没有那么厉害。

“哎哟喂,这不是我的哥哥吗?你找我有什么事情?”敖天广突然一下出现了,他的脸上带着很是不爽的神色,直接就开口问道。

敖天广的心中非常的清楚,敖天详是一个什么样的人!

这个人没有什么心思,而且是一个很愚蠢的家伙,一直以来都以为自己非常的厉害,可实际上也不过如此。

“行了,不要浪费时间了,我有话就直接跟你说了,这件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,这个女人非常的诡异,可不是我们能够对付得了的,所以你一定要谨慎一些,别被这女人给骗了!”

他得不到瑶池圣母,于是就到处在栽赃陷害对方,为的就是让瑶池圣母名声变臭。

瑶池圣母站在一旁气鼓鼓的看着这家伙,做梦也没想到这人竟会如此过分。

“你在瞎说什么?少在这里说那么多的废话!你要杀要寡直接来,就是何必在这里口出狂言!”

瑶池圣母看到这男人的模样,也觉得心中气愤无比。

他做梦都没有想到,这个男人居然此番栽赃陷害自己!

陈平在旁边露出了无奈的神色,这女人还真的挺较真儿的呢。

敖天详也被对方的这一副样子气的不行,“好好好,我这就叫我弟弟把你给杀了,我倒是要看看你有多少的能耐能够对付得了我的弟弟!”

实际上敖天详觉得自己是一个很强悍的存在,所以弟弟肯定会听话的才是,更加重要的是,他根本就不觉得敖天广对自己有半点的意见。

虽然他正在明目张胆的争夺皇位,但他却并不觉得敖天广会恨自己。

这便是对方的愚蠢之处。

“这个人跟我又没有半点的仇恨,我才不愿意对他出手呢,如果你想动手的话,我自然没有意见。”敖天广耸了耸肩膀,他的脸上带着淡定的神色,并不愿意理会对方。

听到了敖天广的话以后,对方的表情也变得有些难看,没想到弟弟居然会拒绝自己。

“你居然拒绝我,我要回去告诉我妈!”敖天详凶狠的说着。

“怪不得我妈说你肯定不会帮我呢,他说我们俩正在争夺皇位,所以说你肯定会各方面加害于我!”敖天详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,一股脑把自己老妈说的话全部都给说了出来,完全没有给对方面子。

听到这话,陈平都露出了震惊的神色,早就听闻这个大少爷很傻,没想到居然傻成这样,可真是令人不可思议。

“既然话都已经说出来了,那你就给我好好的听着吧!这个位置一定会属于我,其他人绝不可能有机会拿到手!”敖天详皱着眉头开口说着,他的眼底带着不屑的神色,根本就没有将对方放在眼里。

因为他的心中很清楚,这个位置是母亲为自己争取来的,任何人想要强行的拿走都是不可能的事儿。

“这个位置是我妈的,你们这些人想要夺走我的位置,完全就是在痴人说梦!”

说到这里敖天广的情绪很是激动,直接就一把拽起了敖天详。

“回去告诉你妈,如果不想死的话,最好给我老老实实的待在这儿,别惹是生非,小心我杀了你们!”

听到这一番话以后,敖天详慌慌张张的跪在地上,大喊老妈。

这时候有一个女人也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,这是一个看上去风韵犹存的女人。

“谁敢对我的儿子出手?”这女人的名字叫做鱼尾姬,一看就知道绝非什么善类。

鱼尾姬虽然长得还算不错,可是这性格并不好,再加上有一种尖酸刻薄的感觉,所以陈平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。

这女人绝不是什么好对付的。

“敖天广,是你在辱骂我的儿子吗?”鱼尾姬的眼底带着愤怒的神色,恨不得能够将对方给杀了。

看到鱼尾姬的这个样子以后,敖天广冷笑。

“是我骂了你的儿子又能如何,难不成你还能杀了我吗?再说了你这儿子如此的废物,一看就知道是垃圾中的极品,难不成,还想对我动手?”

“我可是正儿八经的龙族,是一个极其强悍的存在,而你呢,你的身份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尊贵吧,你只不过是一个极其普通之辈,你的儿子生出来也是个不明所以的怪物而已!”

鱼尾姬听到这话气得差点当场晕死过去,实际上这也是鱼尾姬这些年最难以忍受的一点。

那就是自己的身份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