敖天广刚想要说什么,却看到陈平使了个眼色,于是他直接叹了口气,将这一切全部都给人带了下来,不愿意继续和对方多说什么。

“我懒得和你诸多废话,反正我是绝对不会杀人的,你儿子也别想和我争夺原本就属于我的位置,凭他的这个智力想要拥有这种本事,你觉得可能吗?”

说完这话他直接就想要带着陈平离开,可这个时候鱼尾姬挡在了对方的面前。

“给我站着,今天这人你必须得交给我,不然我就去和你的父王背后说你的坏话!”鱼尾姬恶狠狠的说着。

听到这话,敖天广就像是露出了什么害怕的神色一样,直接就皱起了眉头。

“既然你话都已经这么说了,那我还能说什么呢?人你可以拿走,但是绝对不能够杀了,不然的话小心我对你不客气!”

敖天广故意捏紧了拳头,脸上带着愤怒的神色。

听到了这话以后,鱼尾姬在旁边极其猖狂的笑了起来。

敖天详也露出了很是得意的神色,他知道自己这下子是彻底的赢了。

“哈哈,我就说吧,我肯定能够顺利的,接下来你还想要和我比,你真是在做梦!”

说到了这里,敖天详朝着地上吐了一滩口水,表达自己的不屑。

听到了这一番话以后,陈平就这么默默的笑了起来。

他没想到陈平居然敢突然露出笑容。

敖天详有些疑惑的来到了陈平的面前。

“你是什么意思?难不成你是在嘲笑我吗?”敖天详在一旁很是疑惑的问着,他总觉得陈平不太对劲。

“你理解的倒是没错。”

敖天详一下子气得不行,想要直接对陈平动手,可是鱼尾姬却阻止了他,再怎么说自己也不能够太过于猖狂,现在自己已经没给敖天广面子了,如果当着敖天广的面继续做这种事情,未免也太猖狂了一些。

“行了,先走吧!”鱼尾姬皱起眉头,直接就带着人离开了。

此时此刻,敖天详也露出了很是淡然的神色。

他点了点头,跟着自家老妈就离开了。

陈平他们很快就被关到了龙宫的地牢里面。

说实话瑶池圣母想不通为什么陈平要这么做,明明他们可以直接离开这个地方的,但是偏偏陈平要留下来,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。

 

“你是想要得到这个龙宫的宝贝吗?还是有着什么其他的目的?为什么要选择留下来?”

瑶池圣母很是疑惑的说着,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?

“这个地方拥有着很多宝贝,这事儿不用我来提醒你吧,我相信对于此事你应该也很清楚。”

“而且我来到这里是有着其他的目的的,你既然选择了跟随于我,那也就只有老老实实的听话了,这是没办法的事儿。”

陈平笑了笑,眼底带着灿烂的神色。

听到这话,瑶池圣母点了点头,只要陈平能够帮助自己,那么稍微耽搁一些时间算得了什么呢?

陈平在旁边,很是淡定的看着对方,他根本就没有把这里的东西放在眼里。

龙宫的这个监狱对于自己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作用,完全无法抵挡他们。

“小鬼头,你和云晴晴两个人过去给我把这里的东西全部拿走,这一次我们主要是帮助敖天广肃清这些敌人。”

陈平安心的坐在这个地方休养生息,其他人都已经忙碌了起来,瑶池圣母也在旁边,很是淡定的坐着。

陈平随手递了一颗丹药给对方,“你受的伤挺严重的,靠着一颗丹药可没办法能够治好,还需要多花点功夫才行,这东西你先吃下去吧,对于你的身体来说也有着很重要的帮助。”

听到了这一番话以后,瑶池圣母也没有犹豫,直接就把这个东西给吃了进去,清澈的双眸中也带着非常好奇的神色,不知道陈平从哪里搞来的这颗丹药。

“你这颗弹药看起来就非比寻常啊,总有一种很神奇的感觉。”

瑶池圣母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陈平,想要知道对方是从什么地方得到这种丹药的。

陈平并没有多说什么,他的眼底带着很是淡定的神色,根本就没打算回答这个问题。

“你告诉我吧,我会替你保密的。”瑶池圣母很是期待的,看着陈平眼底带着着急的神色,看样子是真的发自内心想要搞清楚这件事情。

瑶池圣母在吃下了这颗丹药以后,已经觉得整个人有所不同了,似乎身体已经恢复了不少,而且看这个样子,好像只需要再吃上个十几颗类似的丹药,就能够恢复正常,这完全就是一件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