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如果我跟你说这个东西是我炼制的,你会信吗?”陈平知道鱼尾姬是什么样的人,对方拥有的实力也很强悍。

瑶池圣母的脸上闪过一丝意外的神色,虽然没有直接说明自己愿不愿意相信,但是,陈平既然能够拿出来,那自己也不好说些什么。

“如果你有更多这种弹药的话,我可以花大量的价钱跟你进行购买!还是老规矩,等我回到了我的地盘以后,这些东西我都会拿出来给你的!”

看到对方的模样,陈平摇了摇头,他对于这些东西还真不感兴趣呢。

“你若是想要的话,我直接可以给你一大把,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些东西是否真的能够恢复你的丹田,你的身体和寻常人的不一样,你这是神级躯体,所以需要更加高级的丹药,这些丹药我会想办法为你炼制的,你倒是不用着急。”

陈平慢条斯理地开口说着,他当然知道瑶池圣母的身份。

所以自己现在拥有的丹药,根本就没有办法为瑶池圣母治疗伤口。

他需要一些神级的药材,虽然这些东西在他的通天塔空间之内也拥有一大把,但是他才不舍得拿出来使用呢,这些玩意儿可以说得上是价值不菲,他这样随意的拿出来倒显得太不值钱了。

“不就是药材吗?你需要什么样的药材我都可以给你!”

瑶池圣母很是紧张的开口说着,只要陈平想要的东西,他都能够给陈平轻而易举的弄来。

“这东西晚点儿再说吧,等我帮你暂时的恢复了正常以后,你再来提及弹药的事情。”

想要得到神级丹药的药材,那就必须得想办法将对方送回他原本的地盘。

“你放心吧,我一定会把这些东西给你拿到手的!”

瑶池圣母突然一下就愿意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了,他的脸上带着极其兴奋的笑容,甚至恨不得能够直接把自己所有的东西都掏心掏肺地拿给陈平。

“但是你有没有想过,现在你的东西被别人给拿走了!”

此话一出,瑶池圣母的表情瞬间就变了。

瑶池圣母做梦也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这样,原本瑶池圣母觉得应该没有人会将自己的东西拿走的才对,可是转念一想,陈平说的很对。

现在发生了这种情况,肯定有很多人对自己的宝贝感到很感兴趣,既然如此,那他们必定会对自己的宝物出手的才是。

想到这里他的表情变得有些吃的难看,做梦也没料到竟然会发生这种怪事儿。

“完蛋了,如果真是这样,那我是绝不可能能够把我的宝贝拿回来了!”

瑶池圣母忍不住皱起眉头,在一旁很是纠结的开口说着。

陈平看到对方这幅单纯的过分的样子,露出了疑惑的神情,总感觉这就像是个小姑娘一样,哪里像是一个成熟的女性。

“我有点好奇你这个瑶池圣母是真的还是冒牌货,为什么如此的奇怪?”

反正现在也没事可做陈平,干脆在一旁和对方聊起了天。

听到这话,瑶池圣母的表情也变得有些许的难看,没想到陈平居然会如此质疑自己。

“一看你这个样子就知道对我们这里根本就不了解,我们这个身份并非你所想象的那般,瑶池圣母这个名字是世袭的,所以每一届都叫做瑶池圣母,我的上一任刚刚退休,我现在也只不过是才接手这个位置,不久而已,不然的话你觉得凭我的实力怎么可能会在大战中失败?”

此话一出陈平差点儿整个人都懵了,真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么一回事。

“看来你还是一个新人呢!”

陈平就这么默默的叹了口气,既然是一个新人,那从对方的手里搞到好东西的可能性几乎为零。

瑶池圣母似乎看出来了陈平的顾忌,所以有些紧张的开口了。

“你放心吧,我绝对有着大量的宝贝,一定不可能会让你失望的!”

“我们这个位置传下来的时候,我也得到了大量的物资,所以说我有足够的底气和你进行交换!”

看到瑶池圣母这么认真的样子,陈平点了点头,既然对方都已经这么说了,那他自然不好再多说什么。

“行吧,看到你也是个新人的份上,我就不多说什么了,这个地方充满了危险,你应该也有着一大把岁数了吧,按照正常情况来说,你不应该如此傻乎乎的才对。”

陈平总感觉瑶池圣母傻乎乎的,好像很好骗的样子。

 

听到了这话,瑶池圣母的眼底闪过了一丝无奈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敖天详也偷偷摸摸的来到了此地,他的眼底带着非常得意的神色,直接就来到了陈平的面前。

“真没想到你这女人居然还有帮手呢,看来真是我小看你了呢!”敖天详直勾勾地盯着对方。

看到了对方这一副漂亮无比的样子,就觉得很是心动,甚至内心有了一种想要将瑶池圣母收入囊中的想法。

“其实你应该也知道,你自己多半是跑不掉了,既然如此何必要浪费时间呢?不如跟了我吧,我会对你很好的!”

敖天详直接就上前劝说着对方,他的脸上带着非常得意的笑容,恨不得能够马上把对方娶回家。

“我猜你应该是一个挺有身份的人啊,既然你来到了这个地方,干脆就直接跟了我好了,我相信你在龙宫之中必定会过得很好的!”

敖天详很是兴奋地冲着对方说着,他的心中很清楚,这个女人肯定有着别样的身份,但是不论如何,他作为龙宫的大少爷,终究还是有着更至高无上的身份才对。

所以此时此刻他恨不得能够马上要求对方嫁给自己。

听到此话,瑶池圣母露出了不屑的神色。

“你有什么身份?难不成你还是龙宫的太子吗?”瑶池圣母故意说这种话来恶心对方,瑶池圣母的心中何尝不清楚,这个人是个什么水准?

敖天详听到了这话,眼底露出了一丝很不屑的神色。

“不就是龙宫的太子吗?我也有着很强悍的实力,难不成你觉得我就是一个废物吗?”

“而且你别看现在太子的这个位置不是我的,但是终有一天这个位置会彻底的属于我,其他人谁也抢不到,这可是我老妈答应了的!”

看到对方的模样,瑶池圣母的内心就清楚,这人绝对是一个奇葩无比的妈宝男。

“我看不起你行了吧,赶紧滚蛋,别在这儿和我浪费时间,你要是什么时候能当成太子,我就可以考虑嫁给你!”

瑶池圣母故意说了一些话来恶心对方,因为瑶池圣母的心中很清楚这个人没有资格成为太子。

就算对方再怎么厉害,也没有这个资本。

敖天详听到了这话以后立马就兴奋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