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是一个唯心的命题,而在,她就是真实的,是唯一的,是完全自我的!

    好了,念头通达,雁千惠立即觉得神清气爽。

    手掌在储物手镯上轻轻一抹,一块玉简便已经出现在手上。

    玉简中的内容很多,首先就是门规,大部分门规都和蓬莱仙宗差不多,但开宗明义的第一条就是不许背叛人族,不许投靠魔族,更不许私自修炼魔族功法或者神通。

    再有几条特殊的,也都是针对魔族和异族的。但有一条非常有意思,那就是无论在门内或者门外,道宗弟子之间都不允许私斗,如果有争执的事情,可以回到门内的斗技场解决,那里可以生死不论。但如果是私下争斗,或者使用手段刺激对方的,一经查处,立即驱逐。

    怎么保证这些事情不发生呢?

    很简单,在所有宗门弟子的身份符牌上,都有道宗仙器镇仙坊器灵留下的一道仙识,这玩意是带录像功能的,尤其是在宗门之内,无论是内门还是外门,都在它的监察范围之内……

    不好!

    看到这里,雁千惠突然暴出一身冷汗,这玩意该不会监视着自己进入轮回世界了吧?那秘密会不会暴露?

    稍微静了静,她拍了拍自己的胸口……犯不着吓唬自己,就算是发觉又怎么样,自己又不是人族叛徒,而且这个修行系统似乎也不用担心被人夺去,如果道宗高层连这点儿心胸都没有,那如何还能够领导人族对抗魔族这么多年?

    想到这里,雁千惠顿时觉得气场平稳了,她又继续往下看。

    还真是,身份牌上的那缕仙识只有在宗门之外,才会从一种类似于沉眠的状态中苏醒过来,而且也是受到法则制约,不窥探佩戴之人隐私的。

    玉简中第二项内容,是道宗内部和天外天已知区域的地图。

    无论是道宗内部,还是天外天,都有很多的禁地,这些禁地要不是有秘密存在,普通弟子不得靠近;要么就是隐藏着绝世的凶险,实力普通的人莫入。有些标注得很清楚,但有些就标注的就很模糊,譬如那些还未探索过的地区。

    然而就是天外天中,各个势力、种族的分布,彼此的关系,功法神通的特点,而最让雁千惠惊讶的是,在天外天居然还有魔族的余孽存在!

玉简中的第三部分,是对天外天的特产进行介绍,还有一些物资的获得方式,价值,甚至连一般的新人弟子常去的试炼所在等等。

    介绍得真够详细!

    雁千惠没有下功夫去记,主要是没有必要,这些东西都在这玉简里面呢,跑不了。

    就在这个时候,外面响起裘芷仙的声音,“师父,弟子裘芷仙求见。”

    “进来吧。”雁千惠抬手解去洞门的禁制,扬声说道。

    裘芷仙应声走进来,向雁千惠禀报,“师父,李师妹她们搜索妖尸洞府,与人争斗,遭人暗算,幸好为人所救……”

    “出去看看。”

    雁千惠微微颔首,起身和裘芷仙来到洞外,李英琼等人正在洞外……这孩子有些狼狈,头发被削去了一些,米红药等人正在那儿问寒问暖呢。

    在距离他们稍远的地方,站着一个青衣少年和两个身材矮小的……乍一看还以为是两个孩子呢,仔细一看都快人到中年了,是天生的矮,也不是侏儒那种。

    “师父,弟子知错。”李英琼看到雁千惠出洞,急忙上前就拜。

    “别动不动行大礼,等你真犯了大错的时候再跪吧。”

    雁千惠一抬手,止住李英琼下拜,“到底怎么回事?还有这三位道友怎么称呼?”

    “师父,穿青衣的叫庄易,他误食了药,嗓子哑了,还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够恢复。另外两位是我们的救命恩人,左边的叫米鼍,右边的叫刘遇安,别看他们不像好人,但如果不是他们,我们就被妖道暗算了。”

    “多谢二位道友援手,请里面说话。”雁千惠说道。

    那三个人此时有些发懵,原本以为李英琼的师父是位年高德昭的前辈,没想到却是一位少女——这是驻颜有术还是元神之身?

    见雁千惠目光转过来开口邀请,口中谦逊着,身体却是很诚实地跟了进去。

    进洞之后,分宾主落座,雁千惠吩咐裘芷仙上茶。

    茶盏上云雾缭绕,清香沁人心脾,三人虽然也修炼多年,却是第一次见到。庄易还好说,毕竟年轻,米、刘二人都是异派中颇有名气的散修,见识又有不同,知道这种茶不是豪门出身,根本就拿不出来。

    “三位道友稍待,我先了解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