覆盖在雁千惠体表的冰层开始碎裂,力域瞬间覆盖在那只冰蚕身上……‘砰’的一声,它狠狠地从空中砸在了地上。

    砰!砰!砰!砰……

    这玩意的身体确实挺强悍的,砸了那么多回,硬是没骨折的现象,不过估计也是砸得没脾气了,那股先天散发出来的寒气主动收回,停止被迫的自由落体运动时,趴在地上一动不动,小眼神那叫一个幽怨。

    一只本性单纯的妖兽!

    雁千惠的心中浮起了这么一个念头……这头冰蚕其实跟九宫里的元素生物差不多,其实是没有怎么接触其它血肉生物,是吃素的,看到雁千惠时,恐怕还是以好奇为主。

    这么一来,收伏它还是有希望的。

    果然,接下来的签订宠物契约的过程顺利无比,而且因为雁千惠身具冰灵根的原因,冰蚕很喜欢她身上的气息……嗯,这点不是摔打出来的,从它趴在雁千惠的怀中无比温顺的样子就可以看得出来。

    这只冰蚕跟普通的蚕宝宝模样差不多,只是稍微大了些——如同家猫般大小,在它的身体两侧各有六只飞翼,不动的时候紧贴着身体两侧,几乎看不出来。

    当然,这只是它的普通形态。战斗时,它的身体能够变得如同大象般大小。

    它的攻击方式只有两种,寒气喷吐和吐丝缠绕,前一种能力能够致命,后一种能够……致富!

    雁千惠很喜欢抱着这个小东西,冷了它能吸收寒气,热了它能释放凉气,手感滑滑的,整个一只蚕形抱枕。

    那些被冻成冰雕的水傀儡是无法使用了,雁千惠将挖出来的几百块冰灵石收起,但没有继续挖掘,而是在冰、风之间的地方布下了一座阵法——这里已经被当作她的一个资源点了。

    所有人都知道,灵石分为有属性灵石和无属性灵石两种。一般交易流通的,都是用无属性灵石,有属性灵石在流通领域使用的较少。

    为什么呢?

    其实答案很简单,这就跟美元一样,在世界范围内都流通,但各国在本国使用货币的时候,还是以本国货币为主,只有在特殊需要的时候才使用美元结算。

    修士们身具不同属性的灵根,修炼功法也各不相同,同属性灵石当然是首选。

    雁千惠在那风穴中呆的时间并不长,收伏冰蚕很容易,倒是布置阵法消耗了很长时间,至于说离开风穴……对于别人来说,要么等待机会,要么硬闯,但只要给雁千惠一个坐标,她分分钟可以轻松离开。

    雁千惠在回程飞在空中的时候就在想,这莽苍山还真是人杰地灵啊,怎么就没有人将这里当作洞府呢?

    其实她还真错了,放眼前些前,兔儿岩玄霜洞就有陆蓉波父女隐修,石生也在这里多年,青囊仙子也动不动在这里溜达,就连妖尸……蓦然间,一片黑气由地面涌起,同时有‘嗤嗤’的破空声响起。

    有人袭击!

    雁千惠心中一片愠怒……不是对别人,是对自己的。

    看来还是大意了,竟然有人在归途向自己下手。

    【大地力域】应念而动,那片黑雾和雾中隐藏的攻击手段根本近不了身,而与此同时,雁千惠已经施展【万剑诀】,密密麻麻的紫青色剑气呼啸而落,对那片区域进行覆盖性的攻击。

    三口飞剑从地面林中腾起,试图防御那些剑气的攻击……片刻的功夫,那三口品质不佳的飞剑便被紫青剑气斩断,顿时间地面传来几声惨叫。

    “道友,剑下留情!”一个身穿白衣的修士狼狈的从林中跑了出来。

    雁千惠收起遁术落于地面,冷冷地打量着这名修士……不是所有的坏人都长得怪模怪样,这个中年男子面貌长得还算周正,但嘴唇略薄,显得此人绝对是心性凉薄之人。

    “道友,这是一个误会,我们呃~”

    没等他说完,一道凌厉的剑气蓦然射出,刺穿了他的眉心。

    “偷袭嘛,我也会的。”雁千惠看着那双死不瞑目的眼睛,淡淡地说道。

    凝出两具水傀儡进入林中,将两具尸体拉了出来,然后捡尸……一对半穷光蛋,连个储物袋都没有,道书、灵石、普通金银之类的东西倒有,都很低端,最后雁千惠只将十几块灵石和一些金银收了起来。

    雁千惠回来的时候,正看到司徒平和一个身材高大的驼背老者下棋,李英琼她们几个人都安静如鸡的在一旁看着。

    “乙休前辈,您怎么找到这里了?”

    雁千惠看到这位老者,有些惊讶,来人正是有过一面之缘的神驼乙休,只是不知道他是有意还是无意,居然又在莽苍山这里看到了,难道是这个世界太小了?

    “这叫什么话?我只是经过这里看到了司徒小友罢了。”乙休佯装生气地说道。

    “算我说错话了。”

    雁千惠目光看向李英琼等人道:“你们都不去练功在这围着干什么,还以为有礼物可拿吗?”

    乙休刚拿起一粒棋子要落下,闻言动作一僵,愕然看着雁千惠:“丫头,你不厚道啊!”

    “前辈,你不慈祥啊!”雁千惠将前辈两个字咬得很重。

    “算你狠。司徒小子,你以后要把脸皮学得跟你师父一样厚,才能够找得到老婆啊。”乙休语重心长地对司徒平说道。

    “前辈……”司徒平脸色发红,刚要站起来说话,一股大力蓦然出现,将他轻轻地压了下来。

    “我说丫头,你也够奇特的。收了一帮子年龄相仿的做徒弟……哦,还收了两个老小孩和一个老丫头做徒弟,收徒有瘾吗?”乙休看向雁千惠说道。

    “修行无岁,达者为先。我有能耐,她们肯学,这没问题吧?”雁千惠反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