雁千惠忽然一阵失笑,自己也是迂腐了,想那么多干什么?

    走一步算一步,凭着自己的实力,就算将这四人拿下之后逼问,又有何妨?

    想到这里,雁千惠施展【匿息术】稍微掩饰了一下自己的境界,便改成剑遁加速向前飞去……其实她进入【蜀山世界】之后,表现得挺矛盾的,一方面作死似的截留峨嵋派的弟子和法宝,另一方面小心翼翼地规避任何直接惹上那些大佬的可能。

    其实,大可不必!

    只要她没有恶行,那些大佬就没有理由向她出手,否则真当乙休他们这些散仙是死的?

    ——不是雁千惠与他们多有交情,而是如果峨嵋派开始以‘莫须有’的理由向散修动手的话,他们自身也会受到影响。

    和峨嵋交好,那是大势所趋,但如果投入峨嵋失去自我,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    那四名修士当中,一个老者,身上打扮像是一个儒生,两外三人当中,那个女孩和其中一个青年应该是兄妹或者恋人,言谈举止中透着亲密,而另外一个人则像是一名猎人,身形高大,面容坚毅,看上去颇为粗豪,也是四人当中实力最强的一个。

    雁千惠一靠近,他便有所感应,旋即便向同伴发出暗语,四人相继落下地面,警惕地看向飞来的雁千惠,儒生和另外一个青年与他成犄角之势,把那个女孩护在身后。

    雁千惠在距离他们还有七、八十米的地方,就停止前进,降落在地面,收起遁光,行礼说道:

    “各位道友,贫道赤霞,是蓬莱仙宗弟子,来自海外,对于这里是人地生疏,迷失方向,听说青城附近有一坊市,不知道诸位是否知道?”

    大汉爽朗一笑说道:

    “大家萍水相逢,就是缘分,不远五百里外就是青城山的坊市,咱们同路,你就跟我们一起前往吧。”

    雁千惠说道:“那太感谢了。”

    老儒生说道:“道友来自海外,一定对海中珍奇有所了解吧?”

    看似无意中的一问,其实是对她身份的试探,看她是不是真的来自海外。

    “海洋广大,物产自然要比陆地丰富,但是否属于珍奇,那就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了。”

    雁千惠微微一笑,从储物手镯中取出一只半径逾米的巨大黑贝。

    “这是来自千米海底的黑灵贝,味道鲜美,灵气充沛。”

    说话间,她手掌之上出现三昧真火,就此开始烤制这只黑灵贝。

    “黑灵贝食法有两种,一种生食,一种就是像我这般烧烤,不宜添加调料,那样会破坏贝肉的鲜美……”

    说话间,丝丝缕缕的香气已经弥散开来,四人都是馋涎欲滴。

    直到那贝壳张开,雁千惠才敛去手中的真火笑道:“可以食用了。”

    也不见她如何作势,四道贝壳中的汁液形成的液柱便蓦然腾起,准备无比地落向四人。

    老儒生在那黑灵贝张开贝壳的时候,便已经施法检验其有无毒性,所以见状毫不迟疑地张口将那股液体吸入口中,然后赞道:“味道不错。”

    旁边三人也同时将液体喝下,都纷纷赞叹。

    雁千惠微微一笑,施展剑气将贝肉切成四份,分别给四人食用……这种黑灵贝最鲜美的便是那汁液,但灵气最充沛的却是贝肉,在吃完之后,四个人都连忙运转功法,吸收灵气。

    “太好吃了。”

    大汉首先炼化完毕,“赤霞道友,这黑灵贝一只多少钱,可收金银?”

    雁千惠说道:“这一只黑灵贝二十灵石。”

    这话说完,四人顿时色变……这个价格对他们散修来说,还是挺贵的。

    “其实这种黑灵贝我准备是自己吃的,既然诸位道友喜欢,而且还要劳烦诸位引路,我就送诸位一人一只,只是东西不多,不成敬意。”

    四人都是大喜,又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   虽然雁千惠付出了五只黑灵贝,但这东西虽然味道,但她囊中却是颇多,所以也不怎么可惜,顺势又将一些灵葵籽拿出来给众人品尝,并说明这才是她要在坊市中交易的东西。

    虽然灵葵籽粒小,但灵气充沛,而且还容易吸收,炼化起来更容易,女孩子尤其喜欢,雁千惠便又多送了那女孩一把。

    如此一来,对于雁千惠大汉就不像方才那样戒备了,但是戒心还在……雁千惠对此倒是颇为理解,这才是散修之间应有的态度。

    一番交谈下来,雁千惠也就知道了四个人的来历。

    四个人都是散修,老儒生叫做蒋默然,曾经做过私塾的老师;那个大汉叫做马自强,原来是个猎户,在山上打猎时救起一位散修,后来因缘聚会,踏上仙路,那青年和女孩是兄妹二人,大哥叫温良,妹妹叫温仪,自称是小家族出身的散修。

    大家一起赶路,那温仪说道:

    “赤霞道友,你这灵葵籽怎么卖?”

    雁千惠二话没说,直接取了一包二百年的灵葵籽递给温仪,说道:

    “温道友,送你包二百年的灵葵籽,贫道什么规矩都不知道,到时候你指点指点贫道就行了。”

    温仪连忙摇头道:

    “那不行,我不能这么占你的便宜,你这灵葵籽也不是白来的。”

    二人争让起来,一旁的温良说道:

    “小妹,你收下吧,赤霞道友连那黑灵贝都送给我们了,又岂在乎一包灵葵籽。”

    雁千惠一笑说道:

    “正是这个道理,而且这个也不是很贵重,道友无须客气。”

    众人一路飞行,一路闲聊,虽然因为温仪的拖累飞的都不快,但是一点也感觉不到时间的缓慢,大家有说有笑,其乐融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