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价格一说出口,顿时四周哗然。

    这价格也太贵了,就在众人议论的时候,那个道士一伸手取出五块中品灵石向雁千惠一丢,顺手拿起五份四百年份的灵葵籽,说道:

    “这位道友,你别全卖了,给我多留点,我回去给你取灵石去。”

    道人一走,顿时周围的议论声嗡嗡响起,

    “这是托啊,绝对是托。”

    “就是。一个中阶灵石一包葵花籽,一定是骗子。”

    “想灵石想疯了,除了托,哪个傻子会来买?”

    顿时无数的议论声响起,大家都在谴责雁千惠,等着看笑话,雁千惠不理不睬。

    这时,过来一个身材矮小的老者,一些人的眼中露出敬畏之色,纷纷让路。

    “难道是他?!”雁千惠心中微动,但又很好地将心思隐藏了起来。等到老者走到跟前,雁千惠立即站了起来以示敬意。

    老者也不废话,随手丢给来一个上品灵石,雁千惠急忙拿出一包六百年份的灵葵子,恭恭敬敬的递给了老者。

    雁千惠说道:“这是六百年树龄的灵葵籽,请前辈品尝。”

    这一包大约有三百余颗,数量也是不少,关键是品质、口感俱佳,雁千惠其实也不打算卖的,不过如果真是那位,倒也无所谓了。

    老者接过这包灵葵子,转身离开,话都没有多说一句,在老者走远之前,众人鸦雀无声,然后轰然一声喧哗,顿时十多个人过来购买灵葵籽。

    不怕货比货,就怕不识货,只要有人一买,开了先河,更何况以那位老者的身份,断无帮别人做假的道理。

    顿时,无数人过来购买,甚至哄抢起来……买不起贵的,可以买便宜的嘛!

    雁千惠面前的灵葵子,一包包的消失。

    越到最后,灵葵子越少,买者越是疯狂,转眼之间一百多包灵葵籽几乎全部卖了出去。

    这时那个最开始买灵葵子的道人走了回来,说道:

    “给贫道留货了吗?我取灵石回来了。”

    雁千惠一看只剩下眼前当样品的半包灵葵子,便包起来随手丢给大和尚,说道:

 

    “对不住了。道友,这是最后一包灵葵子,其它的都卖出去了,这一包算是贫道赠送的,今天全靠道友给开张了,要不也不会如此顺利。”

    道人接过纸包,笑了笑道:“道友还真是个讲究人,贫道就笑纳了,我是峨嵋派醉道人,谁要是在这谁要是惹你,你就提我,不给你面子,我就把他脑袋削下来。”

    这话一说,顿时周围不少看热闹的,死死盯着雁千惠储物手镯的修士,脸色都是一变,钱财动人心,这些散修看到雁千惠有大笔的灵石入手,早就起了歹心。

    醉道人就是因为如此,在如此大声的说,一是震慑群宵,二是提醒雁千惠。

    还真是醉道人!

    雁千惠看了一眼他身后的大酒葫芦,行礼道:

    “多谢醉道友,贫道蓬莱仙宗赤霞,希望日后有机会再见。”

    醉道人看了一眼雁千惠,嘴里直说‘可惜’,转身离开。

    “诸位道友,我先去周围逛逛,或许直接就离开了,日后有缘再见。”雁千惠向马自强四人招呼一声,告辞离开。

    俗话说,人以群分,物以类聚,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。

    刚才的醉道人,还有先前那个她怀疑是嵩山二老之一的矮小老者,是她仅见的两大高手,其他人不仅都是散修,而且修为平平,这种市场,能够爆种出高阶商品的可能性实在是不大。所以,她准备逛一圈之后如果没有什么收获,就离开了。

    毕竟她在这里还有事情要做。

    “赤霞道友,你出去的时候一定要小心,迅速离开,有些人恐怕是不怀好意。”马自强在告辞的时候,传音叮嘱道。

    “贫道明白,多谢道友提点。”雁千惠也是传音,她知道,这种提醒也是要得罪人的,这四个人倒都是可交之人。

    雁千惠随着人流在各摊位之间逡巡,希望能够买到一些有价值的东西——这是对她而言的。

    但遗憾的是,如她所料,虽然摊位上有很多货物,但真正让她动心的却是没有,偶尔碰到一件不错的货物,可因为各种原因弄得货物成了残次品,她实在是没有兴趣理会。

    “这位道友,你这也就太糊弄人吧?好歹你也得把上面的泥土、锈迹处理一下再出手,你这样叫我怎么买?”

    “怎么就不能买了?好宝贝是要讲缘份的,我要的价钱高吗?你若是真买到了宝贝,那还不是稳赚吗?”

    前方不远处围了一圈人,圈子里传来吵嚷的声音,不时的还传来一阵哄笑声。

    雁千惠好奇,也走了过去,等挤入圈子时才看清楚,那位摊主也是够奇葩的,摊上的东西都是一些真正的旧货,用他的说法,都是从某个遗迹中新鲜挖出来的,上面不是锈迹斑斑,就是被泥土覆盖着,有些物件可能是时间太久了,锈得成了一个青铜疙瘩。

    而且,也难怪人家冲他嚷嚷……就这么个模样的物件,他一个就要五个灵石,而且不带挑选的。

    “不买拉倒,你想买我还不卖呢!”摊主最后气哼哼地说道。

    “道友,你的这些出土文物真的五块灵石一件?能不能再便宜一些?”雁千惠凑到跟前问道。

    “多买可以便宜一些。”摊主看了她一眼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