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雁千惠身后稍远的地方,十几名散修的脸上闪过一抹欣喜,快步跟了上来,但他们没有想到,雁千惠甫一离开坊市门口,便驾驭剑遁刹那间腾空而起,这些人连忙冲出坊市,纷纷驾起飞剑追赶。

  “真是不知死活!”

    雁千惠并不想大开杀戒,但这并不妨碍她小小的惩戒他们一番……一道清光从她的掌缘飞出,转瞬间化作一口利刃在她的身后扫过。

    【太乙清光斩】!

    这门神通不仅是斩元神,连神识也是一样斩!

    那些追击她的修士在坊市内不敢动手,但怕她跑了,便纷纷在她身上留下了神识烙印,至少在短途范围内,她的位置是逃不过这些人的追踪。

    想法很有道理,但只代表了他们自己……光刃在雁千惠身后划过,仿佛是斩断了什么无形的东西似的,旋即那些正在追击中的散修就觉得大脑中一阵巨痛,忍不住呼号出声,差点儿没从空中掉落下来,就在这儿一耽搁的功夫,一片云雾蓦然出现在雁千惠和那些追击者之间,正在追击的散修们都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。

    俗话说,逢云莫入。这若是冒然钻进去,天晓得里面会有什么东西。

    就在追击者迟疑的时候,雁千惠已经飞远了,很快就把坊市甩得看不见,脚下是群峰参天,一片苍翠,偶尔一条山溪如同白蛇般的在林间倏隐倏现。

    因为进入方向不同,在她目前所以的位置看不见长生观,等有时间再去一趟,看一看老朋友邵凌虚,顺便让裘芷仙回去看一眼,也好让她的家人放心……嘿嘿,她这当师父的该是多暖心啊!

    忽然,她的目光一闪,在半空中停了下来,看向下方的山峰。

    在这座山峰顶部的一块巨岩旁边,生长着一株绛紫色的植物,迎风摇曳,十分醒目。

    “居然是绛珠草,这倒是意外之喜!”雁千惠喃喃自语。

    绛珠草是炼制【养神丹】的主药之一,而这种丹药对于滋养、壮大神识有极强的效果,作为炼丹师的雁千惠当然不会错过。

    在空中略一停留,雁千惠就由空中落下,准备摘取那株绛珠草。

    然而,就在她双脚落地的瞬间,异变陡生……顷刻之间,风和日丽的世界变成了鬼域,犹如天地倒悬一般,周围一片漆黑,仿佛有雾气升腾,黑暗中更是鬼语啾啾,阴风飒飒。

    “什么人装神弄鬼?”雁千惠大声喝问,一道剑气遮住了身形。

    “本真人乃是铁砚峰门下鬼影真人程庆,速速弃剑投入本真人座下……”

    黑暗中,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响起,颇有迷惑心神的效果,只是对雁千惠毫无用处。

    铁砚峰……那不是邪派妖人鬼老的巢穴吗?据说那家伙也是自称玄阴真传,不知道他若是与谷晨见面,哪个才是正宗。

 

    说实话,雁千惠目前不是太想碰那些邪派。

    为什么?

    当然是担心打不过啊!

    杀谷晨那是意外,毕竟他被封印了许多年,神通未曾恢复,法宝也没有,不知道有多少大佬都能够轻易地抹杀他,不过是想留着给后辈练手罢了。

    原著中,谷晨的元神是逃了,未尝不是峨嵋诸人的一个手段,反正是将他削弱到底,由他兴风作浪吸引更多的敌人聚在一起,正好是一网打尽,这手段不能不说厉害了。

    如果是鬼老设伏,雁千惠考虑的就是逃跑的问题,但如果是这个什么‘程庆’,直接打杀了就是。

    “还真人呢,一身的鬼气,还敢称‘人’?”雁千惠嗤笑,却并不动手,她要看看对方有什么手段。

    “大胆贱婢!敢对本真人无礼?!”

    黑暗中,程庆大怒,四周鬼语之声更急,一道道虚浮的身影蓦然出现,身周鬼火摇曳,向着雁千惠扑了过来。

    嗤啦~

    雁千惠的身体周围蓦然出现一层护罩,上面电弧闪烁,正在向她扑过来的鬼影闪避不及,一个个自投罗网似的扑到了这层护罩上,那些鬼火立时消灭,那一道道鬼影也被护罩上的电光击溃散逸。

    “你该死!”

    程庆是又怒又痛,他布置这个阴魂锁魄大阵的镇阵之宝就是自己炼制的一面阴魂幡,上面的阴魂都是自己费尽心力炼制的,结果这一下子就损失了三分之中。

    余下的阴魂不敢再扑,雷光是它们的天然克星,就算是鬼王级别的阴魂也不愿意雷光及身,更别说它们这些阴魂了。

    好在程庆心痛自己炼制的阴魂,立即将其唤回,旋即周围一阵‘嗤嗤’的破空声——无数阴风凝成的箭矢向着雁千惠射来,在护罩上发出‘卟卟’的声响。

    很明显,程庆是想利用攻击累积,达到最终破除护罩的目的。

    咻!

    一道乌黑的剑光在黑暗中破空袭来,如果不是雁千惠神识强大的,几乎无法发现,而程庆这一愚蠢的举动,也暴露了他的方位。

    就在剑光即将斩落的同时,一尊法鼎蓦然浮现在雁千惠的头顶上方。

    铮!